聯繫我們 登入

書法成敗在於得其勢,或失其勢

茶坊 2017-10-24 檢舉

書法成敗在於得其勢,或失其勢

“勢”在中國古典書論中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概念,從最為單純的一點一劃,到每個字的字形結構以及相生相發的勢脈關聯,或者某種書體的風神意象,某個書家的風貌特徵等等無不可以用“勢”這一概念來描述。“書勢”還是一個遠較書法、書藝或者書道更為初始的概念。如此重要的概念,應有專文討論,故不揣窳陋,略為申說。

1、形勢

在古典書論中,衛恒的《四體書勢》是較早的信而有微的篇章之一。其敘《草勢》謂出於崔瑗,敘《篆勢》謂出於蔡邕,,而《古文》與《隸勢》則出於衛恒自述,其述《古文字勢》曰:古無別名,謂之字勢。可見衛恒時代論書以勢而無別名,以勢論書至遲在蔡邕所處的漢末經已出現。

蔡邕另一篇重要書論,即宋陳思《書苑菁華》所載的《九勢》。這一篇專門以勢論書的典型之作,全篇計十三句,竟然九處用到“勢”字,首句便開宗明義曰:夫書肇于自然,自然既立,陰陽生焉;陰陽既生,形勢出矣。這裡“形勢”一詞便是總括,他包含了書法藝術一切可感的豐富而生動的形態,既有“立天定人”即自然萬有予創作者靈性的啟迪,也有“由人複天”即書法賞析者從書法形象中領會到的生命的暗示。

“形”與“勢”合言總括書法藝術的形象,相對而言,“形”偏於靜態的、表像的、結果的;而“勢”偏於動態的、內在的、因緣的。形乃指凝固於一切書寫材料之上的書寫痕跡。而勢強調的是潛蘊於書寫痕跡背後的那些陽舒陰慘、花笑鳥唱的生命意向。形與形之間的關係,環環相生的過程以及書法形象從虛空中得以創生的動力因由。“王羲之字勢雄逸,如龍跳天門,虎臥鳳闕”,“鐘書如雲鵠遊天,群鴻戲海”(蕭衍《古今書人優劣評》)便是以形勢論書。

2、體勢

 由上述衛恒《四體書勢》可知,筆勢、草勢、隸勢、古文字勢之類,是用勢指代相應的書體的,這是一層意思。《九勢》中說:“字有相向者,有相背者,各有體勢,不可差錯。”體勢尚有另一層意思,那便是字形大勢,如向與背,偃與仰,欹與正,縱與橫。進而有“主筆主勢”之說,是指決定字形大勢的那些關鍵性的筆劃。至若“結勢”一詞,書論中之“勢和體均”、“異體同勢”等語,都是講字形結構的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加入好友,分享好文給親朋好友!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歡享網WeChat服務號 歡享網Line服務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