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繫我們 登入

丈夫的姐姐車禍後留下可憐的4歲女兒 保險公司的人來我家卻說出驚人的隱情

小女孩緊緊抓著浩明的手,蜷縮在舅舅的身後,探出半個腦袋怯生生地偷偷瞧著如儀。這種畏畏縮縮、戰戰兢兢的模樣讓如儀驀地就想起當年的自己,這種令人不快的熟悉感覺甚至在一瞬間讓她萌生離婚的念頭。

要是離婚的話,她便可以理所當然地遠離這個小孩。

可是如果這樣,未免太不近人情。

嚴格來說,蕾蕾並不是一個聽話乖巧的孩子。大概是受過驚嚇的緣故,她對任何事物的反應都要慢上半拍。第一天夜裡,如儀不知道該如何和她交流,不過向著她走近幾步,她便露出懼怕的表情,惹得如儀意興闌珊,索性自行其是,反正有浩明照顧這個小東西。

小女孩慢吞吞地吃飯,慢吞吞地洗澡,看起來她很害怕一個人待著,洗澡的途中竟然裹著浴巾濕答答地跑出來兩次,非得浩明守在門口不斷和她說話才行。髒兮兮的小腳印從浴室一直蔓延到客廳乳白色的羊毛地毯,如儀用盡全力才沒有對著她大吼大叫,反而默默跪下身子將腳印擦抹乾淨。地毯上的那些,只能等乾透後用吸塵器試試看。

由於時間倉促,如儀將另外一間當作書房用的屋子稍稍佈置了一下,沙發床上坐著一隻小熊公仔,床單換了可愛的草莓圖案。由於擔心小女孩怕黑,她特地在書房裡擺放了一盞小夜燈,願小夜燈發出的漫天星光能伴隨小女孩一夜好夢。

滿懷著對未來的煩憂,如儀直到十二點才沉沉入睡。大概是人有了心事睡不沉穩,如儀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天際剛剛發白。一絲絲微弱的白光從窗簾縫隙中透射進來,隱隱地,她覺得有雙眼睛在看著自己,這種異乎尋常的感覺讓她有點發毛。

她微微側過腦袋,藉著熹微的光芒,她看見一隻頭顱近在咫尺,長長的頭髮披散,眼睛閃爍著渴望的光芒就如同小獸倉惶失措的眼。

如儀幾乎是立刻跳了起來,眼睜睜看著小女孩手腳並用爬上床,緊緊依偎在浩明的身邊。如儀頓時睡意全無,她就像是一個局外人似的站在床邊,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對舅甥。

她穿著薄薄的睡衣,光腳站在微涼的地板上,她想她應該同情這個失去父母的孩子,她更應該體諒浩明愛憐外甥女的心情。可是此時此刻她的心中卻充滿著煩躁和厭惡,她更想做的居然是拉開窗簾,對著發白的天際大吼大叫一番。

唉,這才是第一天。

3

浩明的工作很忙,白天照顧蕾蕾的工作就落在如儀身上。本來四歲半的蕾蕾已經在讀幼稚園,但是受創失聲令她只能暫時休息在家。園方的口氣深表同情,可是言下之意卻是若蕾蕾不能恢復健康,恐怕不久之後的上學也成了大問題。

如儀習慣於清晨寫作,然後買菜煮飯打掃衛生。美美地一個午覺之後則是她品嚐甜品、吸收書本知識的下午茶時間。差不多等到五六點,她會開始烹製精心調製的料理,然後等待浩明共進晚餐。

她不知道蕾蕾的喜好,而這個可憐的小女孩既不能說話也不會寫字,幾乎沒有任何方法表達自己的意願。她也如儀之間沒有交流,就算是偶爾的眼神碰觸也會引起她的一陣恐慌。

這讓如儀有些難堪,絕大多數白天的時間裡,蕾蕾總是抱著一隻髒兮兮、斷了一隻手的舊娃娃蜷縮在窗邊。雖然如儀為她準備的泰迪熊又大又可愛,蕾蕾卻連碰都不願意碰一下,聽浩明說,這只娃娃正是發生車禍之前,母親浩美買給女兒的禮物。

蕾蕾一直很安靜,但是如儀心浮氣躁沒辦法工作。這小女孩明明只窩在窗邊,如儀卻感覺她彷彿無處不在。她不僅顛覆了如儀和浩明的甜蜜生活,還如同一道陰雲,時時刻刻籠罩在如儀心頭。

就算下午茶時間偶爾偷個懶看部輕喜劇,也會笑著笑著突然就心情陰鬱下來。

好像面對著遭遇悲慘的蕾蕾,她的任何娛樂都是不太應該。

幾天之後,保險公司派了一位職員前來拜訪。當天正逢浩明帶著蕾蕾去醫院複查聲帶,如儀接待這個中年男人。

男人有張典型的撲克臉,說話生硬不帶任何感情,嘴巴一張一合就像是木偶,雖然發出深表遺憾的聲音,可是如儀想那也只不過是他例行公事的說法。

「不好意思,經過我們公司核賠調查員多方評估,恐怕我們無法支付有關顧浩美女士的保險金。」

如儀心裡一緊,浩美生前買過一份保險,保額大約有近一百萬元,受益人正是蕾蕾。雖然保險費不菲,但是當時浩美的丈夫收入很高,支付這筆費用並非難事。車禍之後,浩明曾經慶幸地說,幸虧姐姐有先見之明,這筆保險金足以支撐蕾蕾成家立業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

男人像是背書般說:「我們有理由相信,那起車禍並不是一場純粹的意外。」

丈夫的姐姐車禍後留下可憐的4歲女兒,保險公司的人來我家卻說出驚人的隱情!原來4歲女兒是...(結局)

來源:www.twgreatdaily.com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